科学

「科学」是福莱核心使命之一。美国福莱公司在1998年成立,以传输因子科学作为坚实的基础,是一家引领性的免疫生物科技公司。创办人大卫利森毕(David Lisonbee) 和比安卡利森毕(Bianca Lisonbee) 从传输因子的研究报道中发现,传输因子不是一般的维生素、矿物质或草药,而是能为人类健康带来非凡益处和希望的重要生命物质。

福莱拥有丰富的产品线,以独有的专利核心配方、安全有保障的高品质产品,让您身体的免疫力达到健康平衡状态。与众不同的福莱科学,让您拥有健康无忧的非凡人生!

传输因子科研
Transfer Factor
传输因子如何被发现?
1949年,美国纽约大学的免疫学专家 Henry Sherwool Lawrence 博士在研究肺结核时,发现了透过注射白血球萃取物,可以将捐赠者的免疫反应转移到接受者身上。这个实验的重大意义在于证实免疫力是可以在不同人身上转移,他将这个存在白血球中,可以转移免疫力的小分子量物质称为”传输因子”1。
什么是传输因子?
传输因子不是维生素,也不是矿物质,而是人体免疫系统自身分泌的小分子多胜肽*,存在于人体淋巴细胞中,分子量仅约为3,500-10,000道尔顿2,3**,是免疫信息的携带和传递者。传输因子带有44个氨基酸4,这44个氨基酸通过不同的组合方式,形成不同形式的传输因子5。人类和动物的初乳中也含有传输因子,研究还发现,人体摄入动物的传输因子同样可发挥其免疫作用,且安全、不会产生排斥反应6-10。
来自母体的传输因子免疫信息传递是
新生儿能抵抗感染的关键之一
新生儿的免疫系统尚未发育完善,无法抵御外来的病原菌,因此在 刚出生的1-2天内,母亲会通过哺喂初乳把丰富的免疫分子,包含 传输因子传递给新生儿,使其免疫系统可以快速地辨识并抵御外 来的威胁。新生儿体内只要有传输因子,就可以像成人一样快速 地对病菌产生应有的免疫反应12。
传输因子的作用
免疫系统的平衡在人体健康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当免疫力不足时,身体容易遭受外来的病原菌感染,如感冒、肺结核、泌尿道感染、皮肤感染等;若免疫力紊乱,则免疫系统会过于敏感,攻击原本无害的物质,引起皮肤过敏、过敏性鼻炎、干燥症、类风湿性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等。

传输因子的功能是藉由教育及促进免疫系统的辨识,反应及记忆病原菌,让免疫系统可以做出正确的反应,以维持免疫系统理想的平衡13。
  • 免疫力不足
  • 感冒

    感冒

  • 肺结核

    肺结核

  • 泌尿道感染

    泌尿道感染

  • 皮肤感染

    皮肤感染

  • 免疫力絮乱
  • 皮肤过敏

    皮肤过敏

  • 过敏性鼻炎

    过敏性鼻炎

  • 干燥症

    干燥症

  • 类风湿性关节炎

    类风湿性关节炎

  • 系统性红斑狼疮

    系统性红斑狼疮

实验证实,补充传输因子后,可以使免疫系统趋于稳定,达到良好的平衡状态13。若体内的传输因子不足,将会导致许多的疾病发生。传输因子在体内通过以下的方式来维持免疫系统平衡:
传输因子如何在体内发挥作用
  • 准确辨识
    Recognize

    传输因子像是一台可以辨识病原菌的辨识器,帮助免疫系统准确辨识病原菌13,14。且不会把外来的无害物视为过敏源,避免过敏反应,或因自身免疫失调造成的疾病15。

  • 快速反应
    Respond

    传输因子像是免疫系统的加速按键(jump start),可以快速启动免疫反应来消灭病原菌13,16,17。

  • 长久记忆
    Remember

    传输因子提升免疫系统的记忆力,当人体再次面临相同病原菌攻击时,人体能够快速反应18。

独特的传输因子
营养补充品

科学研究发现,除了人体可自行合成传输因子之外,牛初乳和蛋黄中也含有活性的传输因子,而且进入人体后可发挥等效生理作用,不会产生排斥反应6,7,10。口服补充传输因子是个非常方便19、安全20-22的方式。

福莱传输因子

福莱从1998年成立以来,就致力于免疫传输营养学的研究,拥有多项技术与配方的专利,以扎实的科研基础,来研发和生产安全有效的传输因子产品。

    福莱独特的传输因子来源有三种:

  • 超滤传输因子

    采用特殊的超过滤方式,从严选的牛初乳中萃取得到小分子蛋白质及其它多胜肽浓缩物,含有分子量约为3,500~10,000道尔顿的传输因子。

  • 超滤卵黄传输因子

    采用特殊的超过滤专利制备工艺,萃取鸡蛋蛋黄中的小分子蛋白质及其它多胜肽浓缩物,含有分子量约为3,500~10,000道尔顿的传输因子。 (美国专利号:6,468,534)。

  • 纳滤因子

    采用可获得更小分子的纳米过滤方式,从牛初乳中萃取得到分子量小于3,500道尔顿的超小分子。

福莱传输因子的科学实证
Transfer Factor Scientific Evidence
人体实验证实服用福莱传输因子可显著提升抗体SIgA分泌速率

SIgA是存在人体黏膜中的重要抗体,因为人体中95%的感染都是由黏膜开始的,所以SIgA的分泌速率可以作为评估整体免疫力的理想指标。

人体实验显示,受试者口服含有传输因子的营养品后,其体内抗体SIgA的分泌速率明显比未服用时提升73%!而且100%受试者的SIgA分泌速率皆提升。

SIgA分泌速率 (单位:微克/分钟)

此实验随机选定21位健康受试者,在4周的时间内,先服用传输因子胶囊2周(2颗/天),再饮用传输因子生命之源果汁两周(60毫升/天)。
分别在实验前、实验中和实验后检测受试者唾液中的抗体SIgA分泌速率 (微克/分钟)。

图片来源:膳食转移因子增加了健康成人的唾液IgA:一项开放标签,交叉研究

细胞实验证实服用福莱传输因子
可显著提升自然杀伤细胞活性至283%437%

单个核细胞活性 (大部分为自然杀伤细胞)

*表示高于基准值的百分比增长
资料来源:Test results obtained from an independent, unpublished in vitro experiment conducted within the Blokhi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at the Russian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in Kashirskoe Shosse, Russia. The randomized and controlled in vitro study assessed the effects of 4Life Transfer Factor® Classic, 4Life Transfer Factor® Tri-Factor® Formula, or 4Life® Transfer Factor Plus® Tri-Factor® Formula, versus a positive control (Interleukin-2, or IL-2) on NK cell activity and effectiveness in destroying damaging cells. Blood was collected from healthy volunteers and then incubated for up to 48 hours. (REFERENCE: Kisielevsky MV & Khalturina EO. Antitumor and cytotoxic activity of mononuclear blood cells. Unpublished observations)

产品制造
Manufacturing
千百次的测试和认证
是为了保证您可信赖的优质产品

在福莱,为了保证您的每次购买都能体验最优质的产品,我们严格检测和认证所有的营养补充产品,确保每款产品均达到最高的生产和质量标准。

福莱极其重视产品生产和制造,认真执行国际良好生产规范 (GMP) 。对生产过程中的设备、品控、检测和人员进行大量的投入。从配方设计到生产线,从检测到成品,福莱秉持精益求精的态度,以严格的生产记录和标准化测试监控每一个步骤,严把质量关,确保产品的高品质。

    福莱保证每款营养补充品的来源、安全、效果、标准
  • 认证来源

    精选原材料,对每种原材料从源头进行测试和验证,以保证成分正确和高品质。对成品会进行再次的严格测试,检测是否达到福莱设定的标准,以确保产品的有效和高品质。

    “福莱为每单一成分最少测试20次,

    而有许多成分是经过数百次的测试。 ”

  • 确保安全

    每种原材料和产品都经过一系列的污染物安全测试,包括农药,重金属和微生物。

    “为了达到如此严谨的测试标准,福莱已经

    投入了超过100万美元设立先进的实验室。 ”

  • 验证效果

    福莱的品质管理和分析团队对所有成分和产品进行效果测试,以确保福莱制造的产品在保质期期间都能符合严格的标准要求。

    “每个产品都会抽取不同的样本进行

    数以百次的试验,以确保产品在保质期内质量

    保证。以传输因子胶囊为例,由生产至保质结束

    会进行775次的测试。 ”

  • 规范标准

    福莱通过成分含量和质量检测,严格遵循标准的产品规格,确保每批次产品符合研发团队制定的高规格标准。

    “福莱的品质管理团队会进行流程验证,以确保

    设备的性能达到最佳水平。整个完整验证流程

    需进行240次测试。 ”

产品研发
Reserach
福莱研发团队凭借对产品创新和品质的不懈追求,致力于通过持续的科学探索,研发出一系列能够增进人体健康的功效卓越的优质产品,并保持一贯的最高产品质量和测试标准。

同时福莱携手多家学术机构、科学出版物和探索性研究项目,提升产品功效。

福莱与美国密苏里大学进行合作,对传输因子活力源胶囊的功效进行为期30天的随机、安慰剂对照效果研究。
专利
Patents
专利有效保护产品研究,并显示福莱在免疫领域的雄厚实力、产品独特性以及长期承诺。福莱拥有6项美国专利,38项国际专利,并有多项专利正在申请中。
研究和出版
Studies and Publications
福莱以注重研发闻名,一直致力于创新、实证及教育上的承诺。这些研究成果被收录在了全球著名的学术期刊和杂志上,包括: Nutrition & Metabolism; Applied Physiology; Nutrition, and Metabolism;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Sports Nutrition; and Medicine & Science in Sports & Exercise。

大量的科学研究证实了福莱传输因子在提高人体健康、维护免疫系统方面的功效。
科研团队
Science Team
专业研究等于科学成功

福莱拥有一支由免疫学专家、医学博士、营养学博士及药理学博士组成的顶尖科研团队,他们潜心钻研,致力创新,使福莱能够始终走在免疫营养领域的最前沿。与此同时,我们更获得了全球数十名医生和营养学专家的专业支持,他们组成福莱健康科学顾问委员会,助力福莱产品的开发及应用。

  • 大卫 沃尔默 博士
    大卫 沃尔默 博士 David Vollmer, PhD 首席科学官
  • 布伦特 沃恩 博士
    布伦特 沃恩 博士 Brent Vaughan, PhD, RD 研发副总裁
  • 托瑞 帕克 博士
    托瑞 帕克 博士 Tory Parker, PhD 产品开发副总裁
  • 葆拉 布罗克 博士
    葆拉 布罗克 博士 Paula Brock, PhD, MSCI 科学及法规事务总监
健康科学顾问委员会
健康科学顾问委员会
Health Sciences Advisory Board
  • 罗伯 罗伯森 医生
    罗伯 罗伯森 医生
    Robert W. Robertson, Jr.,
    MD
  • 杜安 汤森 医生
    杜安 汤森 医生
    Duane Townsend, MD,
    FACOG
  • 艾德格 贾斯 医生
    艾德格 贾斯 医生
    Edgar A. Guess, Jr., MD,
    FACOG
  • 德蕾莎 德默斯卡 医生
    德蕾莎 德默斯卡 医生
    Teresa Tomalska, MD
  • 赛德 戴比斯 博士
    赛德 戴比斯 博士
    Said Daibes PhD
  • 梅林 箫-卡尔德拉
    梅林 箫-卡尔德拉
    博士/医生
    Mei-Ling Siu-Caldera, MD, PhD
  • 泰 霍普斯金 博士
    泰 霍普斯金 博士
    J. Ty Hopkins, PhD, ATC
  • 乔伊 艾罗比 博士
    乔伊 艾罗比 博士
    Joy Irobi, PhD
  • 艾莲娜 英妮丝蒂娜
    艾莲娜 英妮丝蒂娜
    教授
    Dr. Elena Enioutina
参考文献
1. Al-Askari, S (2009). "Henry Sherwood Lawrence". Biographical Memoirs, Volume 90.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pp. 237-255. ISBN 0-309-12148-5.
2. Fundenberg, H. and G. Pizza. 1994, Progress in Drug Research, Vol. 42, pp. 309-400.
3. Lawrence, H.S. and W. Borkowsjy. (1-3), 1996, Biotherapy, Vol. 9, pp. 1-5.
4. Kirkpatrick, C.H. 4, 2000, Mel Med, Vol. 6, pp. 332-41.
5. Kirkpatrick CH. Structural nature and functions of transfer factors.Ann N Y Acad Sci. 1993 Jun 23;685:362-8.
6. A.N. Mats. Transfer factor products as the means of a specific immunotherapy. Medical immunology, 2001, v.3 (2), p.328-329.
7.Fudenberg, H. H., Wilson, G. B., Goust, J. M., Nekam, K., and Smith, C. L., 1980, in Thymus, Thymic Hormones and T Lymphocytes.
8. Aiuti, F. and Wigzell, H., eds., London, Academic Press, p. 391
9. Wilson, G. B. and Fudenberg, H. H., 1983, Immunology Today 4:157
10.Klesius, P. H., Fudenberg, H. H., Smith, C. L., 1980, Comp. Immunol. Microbiol. Infec. Dis. 3:247.
11.如何认识胶原蛋白。健康研究中心主编。
12.(US 2007/0053919 A1)
13.US 6,866,868 B1
14.Kirkpatrick CH. Transfer factor.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988 May;81(5 Pt 1):803-13.
15.Krishnaveni M. A review on trans factor an immune modulator. Drug Invention Today. 2013;153-6.
16.Levin AS, Spitler LE, Fudenberg HH. Transfer factor therapy in immune deficiency states. Annu Rev Med. 1973;24:175-208.
17.Krishnaveni M. (2013). A review on transfer factor an immune modulator. Drug Invention Today. 5(2):153-156.
18.US 2008/0081076 A1
19.Wu S, Zhong X. Observation of the effect of PSTF oral liquor on the positive tuberculin test reaction. Chung Kuo I Hsueh Ko Hsueh Yuan Hsueh Pao. 1992;14:314-316.
20.Khan A, Sellars W, Grater W, et al. The usefulness of transfer factor in asthma associated with frequent infections. Ann Allergy. 1978;40:229-232.
21.Pizza G, De Vinci C, Fornarola V, Palareti A, Baricordi O, Viza D. In vitro studies during long term oral administration of specific transfer factor. Biotherapy. 1996;9:175-185.
22.Jones JF, Jeter WS, Hicks MJ. Oral bovine transfer factor use in the hyper IgE syndrome. Immunobiology of Transfer Factor.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1983:261-71.